•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原汁酱油
  •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
  • 东阿阿胶
  • 茌平黑陶
  • 东昌葫芦
  • 紫薯
  •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商会圈 > 中国商会,迎来“春秋战国”时代?

商会圈

中国商会,迎来“春秋战国”时代?

来源|中企商会旗舰号

作者|中企商会秘书长 

 

 
今天被我们称作“商会”的商业组织,史上曾先后有过“肆”、“帮会”、“行户”、“行会”、“同业工会”、“商务公所”等称谓,而“半官方”性质的中国商会,可追溯到百年之前,至于当下的中国商会,则发轫在改革开放之后、崛起于中国民营经济兴盛之时。那时,民营企业家一方面感觉经济体量在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感觉自身小得“弱不禁风”,以至于很想抱团发展,于是新型的商会顺势登上中国舞台。
 
 
温州,缔造一个商会传奇
 
 
 

      随着温州经济南下北上,1995年8月28日,温州第一个在外商会——昆明(云南)温州总商会宣告成立。经济学家吴敬琏将其誉为“真正的民间商会”。

 

  此后20年里,全国各地的温州人, 都纷纷组建当地“娘家”。异地温州商会,以其“民间性”、“自治性”的特色在全国商会中独树一帜。时至今日,温州有300多个商会遍地开花,而且数量还在不断上升,地域上遍布全世界,作为一个不算很大的地市级异地商会,其数量是一个普通省的数倍。在外的温州商会,是温州人发展市场经济的一大创举,是温州商人征战商场的利器。自此,温州商家的形象开始借助商会展现在国际舞台上。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广场将劣质的温州皮鞋烧毁的“烧皮鞋事件”,2001年温州反倾销的“打火机事件”,都是温州商会所为。

 

  显然,温州在缔造一个个商业传奇的同时,也正在缔造着一个商会传奇。

 

  温州商会不承认商会是半官方,也不承认是“小政府”,他们认定商会是“替政府”。直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的:“推广政府购买服务,凡属事务性管理服务,原则上都要引入竞争机制,通过合同、委托等方式向社会购买”,温州商会有一次踩在了时代的节拍上。

 

  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这时,许多商会突然有些乱了阵脚,他们一方面感觉到狼来了而恐慌,一方面也为羊也来了而兴奋。但都意识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中国政府要对商会“断奶”,政府要反客为主做“购买者”了,就是说政府要真的成为“上帝”了, 会员的入会也有可能打破壁垒,一业多会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跨界入会已经发生,马云出任浙商总商会会长,刘永好拉上王健林拉起“川军”大旗,其他各路以商帮为番号的商会也在纷纷扬扬组建“大商会”,种种迹象预示着,中国商会自此拉开了大商会时代,一个具有富可敌国,强可影响国际贸易的中国大商会。在中国大商会来临之前,也是中国商会的三国时代,总之,中国商会迎来了挑战,也迎来了机遇。

 

  挑战作为体育用语就是竞争,竞争作为商业用语就是资源争夺,作为商会的资源的竞争无疑就是会员的竞争。于是商会的会员资源竞争就在这温水煮青蛙状态下悄然拉开,竞争形式在极端的方法论下进行,商会理论的后置,导致竞争的无序与突围的盲目。
 
 
商会收费与免费,不能作为商会竞争成败的标识
 
 
 

    无论作为本地商会还是异地商会,无论关上门还是敞开门,商会都不再是以前的收会费、开开会,喝点酒,吹吹牛了,说白了,现在不是商会选择会员,而是会员选择商会了,在政府代管时代,那些形同虚设的商会,一时间会员出现“倒戈”现象,于是,有专家预言,中国商会将会有一半以上从民政部名单消失,笔者认为,将会有超出消失名单数倍的民间商会将揭竿而起,为旧体制下转型不力倒下的商会补充新鲜血液。

 

  会员需要的是真正的服务,会员不会看会长企业多大,会员看的是商会服务多么实在,所以,一些“先知先觉”的商会开始考虑,是不是以“免收会费”来留住会员,如中国自由贸易商协会联盟,这是个海外注册的社团组织,其副主席林联青提出,商会迎来了“零会费”时代。他认为,未来的商会不能单靠会费来保证各个项目的运转,而要借助自己拥有的资源创造财富,这样才能真正提升商会本身的价值。

 

  同样是海外注册的环球商协会联盟,该联盟秘书长姚海涛就有不同的看法。他说,环球商协会早在13年前,就开始意识到中国商协会迟早会融入到国际商协会组织,为此,他们早先就开始探索国外商协会的发展特点,结合国内探索企业会员的真正需求。姚海涛说,他们不但不免会费,而且会费还相当高,然而高会费居然给他们带来上千家的实力派企业家会员,笔者曾经两度报道环球商协会,就是官方多次以公布“山寨商会”,大有驱逐出境的商会生态环境下,环球商协会逆袭而上,开启了六国贸易平台,受到了众多中小企业的欢迎,环球商协会也从去年的几十人马,今年快速发展到两百多人,知情人透露,“他们赚翻了”。

 

  环球商协会是海外注册运作得相当规范的组织,但笔者必须承认,由于体制问题,大多海外注册的机构,行为缺乏监督管理机制,说话假大空,做事哄骗坑,给社会与政府造成巨大损失,笔者不止一次见过诸如此类的“华侨华商领袖”,有一个经常出现在国家与地方政务、商务活动的国际组织秘书长,居然说,他有一脸盆国际注册的公章,他还得意地说,你叫商会,我就注册商会联盟,你叫商会联盟,我就注册商会联盟领袖协会,要知道,他手下只有三四个工作人员。笔者还接触过有很多有退居二线的国家领导人做名义会长或顾问的国际注册社团组织,他们或者找一个有国家级事业单位做通讯地址的地方办公,或找一筒子楼里装几部电话,几个“无知无畏”的貌似乡下人整天狂发信息。笔者走访过一个发出在全国政协礼堂举办活动通知的机构,这个机构的办公室仅有五六十平米,五六个员工,他们白天自己做饭吃,晚上就住在工作的地方,由于床位不够,有一个床位架在了阳台上,就是他们每天要发出几千个开“规模空前”的会议通知,要颁发什么杰出华人大奖,极大地扰乱了社会秩序与经济秩序,严重损坏了国家领导形象。更有甚者,这些机构利用某地区受灾,利用微信捐款,一个号称六十万会员的国际机构,好几个人在微信募捐,并发出他们的会长在灾区现场的照片。一个香港注册的旗袍会会长,也利用妇女的良知让会员捐款,这些不一而足的行骗组织,不清理中国社团不会清静!

 

  我们会回到会费问题,“会费——收还是不收,要还是不要”,这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对此,笔者在采访山东海促会时赵会长也有话要说:山东海促会是个著名的商会,会员达2000,在山东业内有很大的影响力。他说,以前国内企业都想迈出国门,海促会海外关系畅通,那时发展会员很快,每年光会费就上千万元,现在企业疏通内外关系的渠道畅通了许多,以前需要扶持的,现在都“里外通行”,所以,当企业减少对商会的依靠,商会自然面临会费难收,活动也就难以展开。由此来看,商会也要与时俱进,服务能力也要及时创新。

 

     商会是否真的迎来了全部免会费时代?一旦“免费”,商会的活动经费就是靠提高会长们的会费维持,比如北京福州商会就是这样,一个常务副会长每年需要交纳30万的会费。

 

  “提高会长会费,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该会的副秘书长刘微说,他们商会一直是这样,会长等“领导”交出高额会费以承担商会经费,但今年全国企业境况都不好,商会领导所在的企业也困难重重,巨额会费显然是一笔不小的额外负担。

 

要说商会会长出资办商会,广东省河南商会会长许家印应该一个先例,他在筹办广东河南商会之初,每年要拿出三千万,如今在广东省的河南商会会员六万多,各地区商会会长也都是身价几十亿的企业家,这与许家印的付出不无关系。就是商会会费是否免费赢得会员资源时,新近成立的河南嵩山会则是另一番“境况”,会长交纳5000万元,理事入会标准为3000万元,普通会员的门槛是1000万元。据说,嵩山会是目前国内企业家组织中入会门槛最“高”的一个。

 

  河南嵩山会的高门槛进入,很让笔者好奇,本想探个究竟,但当多次联络均无法找到秘书处负责人,后来又拨通了几个股东单位的电话,都没有得到采访确认的机会。如此高的门槛,想必发起人有自己的服务方式,但是如何服务,目前不得而知,会费是否实质性到账,外界也无从考证。

 

  关于会费多少或者是否免收,笔者认为这不是实质性问题,实质问题是商会开始琢磨会员的真正需要,这说明商会真正开始思考转型的命题。会员到底需要什么?企业家的回答几乎都是:资本和资源!

 

  商会是社会组织,面对会员在资本上的需求,按理说是没有担保的资质的。济南青岛商会于会长说,他们不对会员做如何的担保承诺,他们不是银行,他们不冒这样的风险。东莞河南商会陈会长说,商会不具有担保能力,比如几年前银行对他们商会授信几个亿,其实是他们集资几千万交给银行,银行才授信的,但是真的会员需要钱时,这授信等于没有,银行照样像对其他客户贷款一样走程序。

 

  后来他们就自己想办法做了个资金池,他们按照会长、副会长、会员比例出资,这样他们就有几个亿。但是这样做是不是就没有矛盾、这些钱如何使用、不使用时做什么,对此陈会长没有细说,记者也没有追问。
 
 
商会的南北差距,将进一步导致南北经济的失衡
 
 
 
      都知道,说起商会就必须说商帮,说起商帮必须要承认晋商是老大,即便是秦商、蒙商按时序都可以排在长三角与珠三角疯商会之前,但,就眼下看,北方商会严重落后南方商会,无论是从商会运作模式探索,还是交流频繁手段,南方商会都超出北方商会二十年。笔者认为,导致商会南北差异的不仅仅经济繁荣与否,主要是政府对商会的重视程度上。笔者在南方走访商会,经常可以看到地方政府官员邀请商会干部现象,有的政府干脆在当地设办事机构,专门每天游说商会带会员到他们地方考察,但在北方,我们依然看到政府对商会干部板着面孔装老子,在一个北方在南方的异地商会成立大会上,一个经济管理委员会的处长,官老爷子架子就很大,与商会会长对话就像家长训戒孩子。

     无论是闽商、浙商、粤商,还是苏商、温商,即便是川商与徽商也都日益呈现着勃勃生机,而相对北方的吉商、蒙商、龙商、津商、冀商等,均显得后劲乏力,观念落后。如果政府不认真领会中央精神,不领悟商会发展趋势,不大力支持商会活动,不尊重商会的社会地位,南北经济会因为商会发展的失衡,南北经济再次拉开距离。


版权所有:聊城商会  地址:山东省聊城市  邮编:252000;鲁ICP备17056006号-1
电子邮箱:lcshlycjh@163.com  联系电话:0635-8377577   8377818   13869558388 
技术支持:红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