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原汁酱油
  •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
  • 东阿阿胶
  • 茌平黑陶
  • 东昌葫芦
  • 紫薯
  •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财富传奇 > 他蹲冤狱、斗王石,公司干破产,“死”过好几回,却活出最精彩人生

财富传奇

他蹲冤狱、斗王石,公司干破产,“死”过好几回,却活出最精彩人生

1994年3月27日,孙宏斌走出监狱,找到亲手把他送进牢房的柳传志,跟他一块吃了顿饭、道了个歉、叙了叙旧。在那个年代,人们都以为这个刑满释放人员的一生已然终结。没想到,这不过是他波澜起伏人生的开始。

 

 

联想恩怨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临邑的贫困山村出生。他14岁离家求学,之后在清华读完硕士,1988年毕业进入联想,就此摆脱农村,迎接新生。

虽然清华毕业,但一口山西腔的孙宏斌依然易遭人嘲笑,他便只干不说,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头,他的勤奋引起了柳传志的注意。当年,柳传志也为人才发愁,手下一帮拖家带口、不肯出力的元老,连个全国销售网都铺不下去突然发现孙宏斌是块好铁,便决意把他锻造成钢。

柳传志的方法很简单,他天天逼孙宏斌讲故事、去口音,亲自培养领导力;1989年10月,又直接提拔企业部主管,把拓展全国销售网的死任务派下来,看他究竟几斤几两。

孙宏斌干活玩命。他拉了帮敢干的年轻人,一口气建了13个分公司,两个月把营业额做上2400万。老柳大喜过望,决定把销售大任托付给孙宏斌,自己则长驻香港搞生产攻关。

没想到,老谋深算的柳传志“看走了眼”。

孙宏斌年纪不大,野心不小。柳传志不在北京时,他把企业部变成了“独立王国”,为保下属还跟老柳公然搞对抗。哪个老板能忍这?1990年4月7日,柳传志决定调开孙宏斌,接管企业部,将捣乱分子直接开除。

 

 

 

+

 

与柳传志(右)的恩怨,对孙宏斌(左)影响深远

 

事已至此,本应好聚好散,但却意外上演了一出“谍战大戏”。

当晚,孙宏斌找属下吐槽,一群年轻人瞎吵吵,叫嚣着要把企业部资金卷走。这种话孙宏斌当然不可能当真,却把柳传志安插的“线人”吓得不轻,连夜报信。此时,孙宏斌手握1700万国有资金,真要卷款跑了路,大家都要吃“花生米”。

柳传志别无选择。他连夜报案,又派人星夜出京查封分公司账目,最后把孙宏斌控制在公司里。事后查明,孙宏斌确曾将一笔资金转移:他不是要贪污,只是嫌财务手续麻烦,留笔钱好应急。

本质上,这还是场误会。但孙宏斌手下的“猪队友”竟然搞“劫狱”,又暴力威胁柳传志,终于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之后,孙宏斌转至看守所1992年8月22日,以“挪用公款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2003年重审,无罪平反)。

1994年,表现良好的孙宏斌提前出狱。他不是没想过“提刀”去找柳传志,但最终觉得还是要做个好人。恩怨纠缠的两个男人相约吃了顿饭,孙宏斌道了歉,柳传志也很感动,算是一笑泯恩仇。

那年头,坐过牢的人基本上算毁了柳传志问孙宏斌今后想干嘛?孙宏斌说要干房产中介。于是老上司出手50万,帮他重整旗鼓,算是弥补点亏欠。很快,孙宏斌在天津成立顺驰。

这世上有种人,不管他深陷何等绝境,都将不同凡响。只要时机一到,必定赫然崛起,直搅得天地翻覆。

 

 

挑斗王石


2003年7月,重庆,中城房网会议。一群地产大佬正开着沉闷无聊的茶话会,却被一位“大眼萌”老板惊呆。他上台放言,要打败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王石听罢,当场驳斥他“睁眼说瞎话”,争执迅速白热化。与会者突然见证了一段历史,而挑起争议的,正是野心勃勃的孙宏斌。

 

 

+

 

孙宏斌在重庆中城房网会议上挑战万科

 

出狱后,孙宏斌深耕天津,很快把顺驰做成地产中介老大。1998年国家停分福利房,孙宏斌又瞅准机会变身开发商,在地产界强势崛起。虽然生意很顺,但孙宏斌总憋着要办大事、成伟业,不仅要“借势”崛起,更要“造势”腾飞。怎么造?他的理解就是“谁火就灭谁”。他瞅准了地产龙头万科的老大王石,才有了公开叫板的一幕。

2002年,万科销售收入44亿,顺驰才14亿大家都觉得孙宏斌在说疯话,没想到,他是来真的。

当众“吹牛”后,孙宏斌火速回京召开了著名的“蟒山会议”。昏天黑地的三天里,孙宏斌给公司高层狠命“洗脑”,要所有人统一思想、不惜血本、疯狂拿地、进军全国。总结发言中,孙宏斌激情无限,要以信念创造奇迹,因为历史是这样写就的,竞争版图是这样重划的,世界是这样改变的”。

很快,顺驰的疯狂将席卷一切。

 

 

疯狂大冒险

 

 

2003年12月8日,北京土地“第一拍”。起价高达4.3亿的大兴黄村地块,引来数十家地产商,其中不乏华润、富力等巨头。然而,名不见经传的顺驰却以9亿的“天价”夺标,引发轰动当时大兴在售楼盘不过4000元/平方米,顺驰的价格让楼盘起价突破5500元/平方米。

 

 

人们都认为顺驰疯了,但真正疯狂才刚刚开始。

2003年9月,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亲自坐镇,报价4.25亿,却被顺驰“马仔”报出的5.97亿击溃。让人憋出内伤的是,报价经历161轮的疯狂角逐,现场电话此起彼伏,顺驰“马仔”却连个请示电话都没打。这令卓达出离愤怒,公开指责顺驰是土地市场的“搅局者”。

2004年1月,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这本是龙头万科的最爱,规划都做了一年多,却被顺驰以27.2亿横刀夺爱。事后,远在南极探险的王石给孙宏斌打电话,商量能不能合作开发。

华商韬略(微信ID:hstl8888)掌握的资料显示,一年间,顺驰耗资百亿,狂扫千万平米土地,成为地产界的“大黑马”。孙宏斌以一种绝对疯狂的大手笔震慑群雄,无人再敢怀疑他超越万科的野心。

人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既期待他创造奇迹,又对此充满疑虑:那些上市公司都不敢一掷千金,顺驰哪来这么多钱?对此孙宏斌不置可否,言外之意:你管我哪来的钱?我自有办法。

其实,顺驰的秘密很简单,就是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俗称“五个盖子盖十个碗”。

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亿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完全可以先后错开。一旦地到手,孙宏斌只有一个要求——快: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设计招投标要三个月?不行!给设计院打电话拿现成图纸;地里还是草?赶紧!上午盖售楼处下午开卖;房子施工要一年?那哪成!告诉施工队三个月必须完工……

靠着逼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外加财务部一周一次调配预算,顺驰竟然扛了过来。这道理同行都懂,但没人会像孙宏斌那样,敢把自己往死里逼。

为了加快流转速度,孙宏斌把权力下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块地拿不拿、多少钱拿,授信范围内分公司自己定。孙宏斌的逻辑是,什么事都上报,资金周转怎么能快?一旦投资失误咋办?他也大气得很,就当公司成长付学费吧!

 

 

 

+

 


在这样的机制下,顺驰员工个个拼全力、效死命。孙宏斌用人也不拘一格,有的分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才20多岁,十几亿的授信就尽在掌握。天天开会、加班加点,让顺驰有了“夜总会”的别称老板孙宏斌更是台“永动机”,每天就睡三小时。

狂飙之下,2004年顺驰销售额破百亿,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

 

 

大溃败


2005年,在孙宏斌眼中无非是大快干上的新一年。顺驰突破百亿,质疑已然闭嘴。此时只有喊出“率先突破千亿”的口号,才足够鼓舞人心。

然而,风险的苗头已若隐若现。此时,万科防着宏观调控要过冬,有人则预言顺驰会像新疆德隆一样轰然崩塌。对此,孙宏斌统统嗤之以鼻。说起风险,海边晒个太阳都会碰到东南亚大海啸,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自然会有人给你送钱来。孙宏斌指的是旗下的顺驰不动产(地产中介),它刚获得软银和凯雷4500万美元的投资,成为地产中介市场上仅有的傲雪红梅。

顺驰则稍有不顺,2004年谋划在香港上市,因估值过低放弃。不过,孙宏斌手头还有摩根士丹利这张底牌。

 

 

+

 


此时顺驰成了“大地主”,地价升幅已非常可观,除了缺现金外,算是块难得的“肥肉”。摩根有意入股,但不是当救世主,其开出的对赌交易堪称魔鬼协定:一旦利润率上不去,7.5亿买下的20%顺驰股权将攀升至40%。即便如此,孙宏斌也咬牙答应。双方约定2005年11月注资。但到期后,摩根却突然变卦,让孙宏斌措手不及。

 

 

 

+

 


此时,顺驰资金缺口也不大,就差几亿。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孙宏斌四处求救,打算以项目换资金,却终于尝到不攒人品的苦果:这两年疯狂抢地,口无遮拦,孙宏斌把地产大佬们得罪个遍。如今地产寒冬自顾不暇,谁还肯去救“孙疯子”?

2006年初,王石直言:“如果把握好节奏,顺驰能成为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但现在,它要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付出代价。”

 

 

 

+

 


9月,奄奄一息的顺驰终于找到香港的路劲基建充当“接盘侠”。由于资金链断裂,55%的顺驰股权只卖了12.8亿。连路劲基建都承认,年底顺驰就能回款30亿,但饥渴的孙宏斌等不及了。

溃败一旦开始,便难以阻挡。一年后,路劲基建拿到顺驰“卖身契”,取得94.74%的股权。属于孙宏斌的顺驰,就此成为历史。

“局外人”柳传志始终不明白,孙宏斌为什么那么急,以至于败得那么惨?熟悉孙宏斌的人则说,他提出千亿目标时,心中要超越的已非万科,而是联想。如今人仰马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重出江湖

 

 

卖掉顺驰后,孙宏斌在公众面前一度消失,仅和少数亲朋来往。据说在低潮期,他最爱吼唱的是崔健的《一无所有》。

实际上,孙宏斌并非一无所有,他还有融创。

2003年顺驰搞得如火如荼时,孙宏斌“莫名其妙”地新建了融创,主攻高端房地产。和顺驰一样,融创在2004年狂飙突进,一年销售额突破25亿。孙宏斌曾给融创定下目标:5年赶上顺驰。

孙宏斌为何要“左右互搏”?有人猜他“狡兔三窟”,给自己留后路;有人则认为,这是差异化竞争的需要。华商韬略(微信ID:hstl8888)梳理资料发现,直到多年后,孙宏斌才吐露真相:顺驰准备上市时,保荐人揪着他坐过牢的事不放,要他退出顺驰管理层。他做融创,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有活干。

靠着融创,孙宏斌要重出江湖。

2008年12月,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却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20.1亿的成交价惊醒,“熊市地王”横空出世。等看清拿地的是首钢融创,所有人才明白:抢地的“孙疯子”回来了!

同行说孙宏斌死不悔改,8000元/平方米的地王怎么卖?孙宏斌的答案是,做成豪宅“西山壹号院”,开盘就卖出4万元/平方米。这么贵谁会买?邪门的是,2011年、2012年它都是北京最热销楼盘,就有土豪买。

 

 

 

+

 

融创的“西山壹号院”

 

不过,顺驰的溃败还是让孙宏斌有规矩:第一管好现金流,第二盯准一线城市。此外,尽快上市是关键。

不过,孙宏斌的运气不佳。2008年融创上市,碰到百年不遇的次贷危机,投资人还偏偏是雷曼兄弟;2009年融创路演,香港股市又一路狂跌。直到2010年10月7日,融创才在港交所“流血上市”,资产价格几乎折半。

多年前,孙宏斌宁愿不上市也要为股价死磕到底;如今,他学会了隐忍和妥协,给投资者保留盈利空间。一串显赫的投资机构为其站台:鼎晖、中投、中银、贝恩、德意志银行…他们看中的不完全是融创的资产,日益成熟的孙宏斌和他屡败屡战的故事更有魅力。

对此,孙宏斌自己也不讳言:“有的人比我企业做得好,有的人比我财富多,但是我觉得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精彩……这一生,我一点都不后悔。”

 

 

 

白衣骑士

 

 

和气生财。融创不再搞“夜总会”,多了份“朝九晚五”的平淡,营业额也破了百亿。历经磨难后,孙宏斌已不看重那些让人热血的数字,更注重产品与风险控制。

但骨子里,孙宏斌仍是只激越的野狼,只是这次,他的野心极其优雅。

2012年6月22日,孙宏斌和另一个传奇地产大佬宋卫平走到了一起。这天,融创斥资33.7收购绿城部分项目,可谓江湖救急。宋卫平笑称:这是一个正在遭受挫折和一个曾经受过挫折的男人的拥抱。

 

 

 

+

 

绿城董事长宋卫平

 

和孙宏斌一样,绿城董事长宋卫平也是地产江湖中的风云人物。他爱好桥牌、麻将、围棋,还有支中超足球队,有媒体甚至爆料他出入澳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所以有“赌徒宋员外”之称。

“宋员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房痴”。他笃信品质为王,造房不惜工本。造个苏州桃花源,每块景观石都从福建采买,在广东雕磨,到苏州安放,靡费得一丝不苟。要是石头与景观不符,“宋员外”马上会敲碎拖走,毫不吝惜其百万价值。孙宏斌的“西山壹号院”曾自以为豪,但宋卫平挑出毛病一堆,让老江湖孙宏斌都折服。有此“房痴”,绿城的豪宅就是品质代名词,在江南一带极受追捧。连造豪宅的孙宏斌自己,都忍不住买了套绿城的房子自住。

品质战略大获成功,让“赌性”十足的宋卫平决定放手一搏。2009年,他豪掷400亿在全国拿地,把顺驰的老路走了一遍,几近破产才开始卖项目自救。此前曾卖身九龙仓;如今又引入融创,成立了一家各占50%股权的公司“融绿”,和“地产不死鸟”孙宏斌一块抱团取暖。

但融创内部却觉得,孙宏斌是花钱当了把“宋员外”的脑残粉。融绿9个项目,大都是宋卫平头脑发热拿的“地王”,风险大,卖价高,33.7亿要打水漂。

不能说这种看法没有道理。但孙宏斌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总有办法搞定最棘手的难题。

在他看来,融创要独自杀入长三角做品牌,最少三年五载,如今有绿城这个“地头蛇”,马上能站稳脚跟,战略上速胜;30多亿看着贵,在上海就一块地的钱,9个项目用时间换效益,5年大约回款250亿,实际上稳赚;即便“地王”不好卖,“头狼”孙宏斌可不是吃素的,他手中可有支“销售铁军”。

 

 

孙宏斌的“兵”

 

 

融绿成立第三天,合作运营的无锡蠡湖香樟园开盘,130套房源当天就卖掉116套;2013年融绿收购上海香溢花城,这个之前4.6万/平方米卖不出去的楼盘,随后以5万/平方米的高价卖光……

那些卖不掉的“地王”、烂尾,在融创介入后,竟都起死回生。

在绿城,造房子是核心;在融创,卖房子是关键。融创的销售团队狼性十足,招聘时就看人野不野,遇事够不够“劲”,否则当不了孙宏斌的“兵”。另外,“重赏之下有勇夫”,融创的销售提成比同行高两三倍,有奖金立刻发、马上发。就这样,招来的是一群“嗷嗷叫”、有狠劲的“狼”,也就没有卖不掉的房。

 

 

 

+

 


靠着“野狼团”,融绿合作当年销售额就达90亿,2013年销售额已近250亿。绿城的高品质楼盘,在融创手中爆发出真正的价值。宋卫平也感慨,融绿合作由融创主导,才能达到1加1大于4的效果。

 

 

天生赌徒

 

 

这边融绿解救“好基友”,那边融创没闲着。2013年8、9月,融创狂砸170多亿,接连拿下“大兴地王”、“北京地王”、“天津地王”。地产豪强们即便见识过孙宏斌的疯,但也再次刷新了三观,炮轰他“天生是赌徒”。

 

 

 

+

 


这年初,孙宏斌曾信誓旦旦“绝不拿地王”。但转眼间,誓言就消散在风里。此时,恰逢李嘉诚大规模抛售内地物业,人们觉得孙宏斌又死不悔改走上了顺驰的路。香港投资者也很有节奏感,融创每拿个地王,股票马上暴跌6%。

孙宏斌不得不向投资者解释这些地“真的挺好”,甚至把“北京地王”农展馆地块比成“皇冠上的明珠”。但7万/平方米的成本价,实在超越了大部分人的想象。最后孙宏斌也懒得解释,只能用业绩来说话。

事实证明,“土豪”的世界外人不懂,孙总的“疯狂”是对的。

2015年6月,当农展馆“地王”打造成“北京壹号院”面世时,16万/平方米的高价令人望而却步,虽然单价从4000万-1亿元不等,却迅速卖出10多套。如今,楼盘房源日益减少,价格继续飙升,足见人们对顶级富豪们的世界观依然缺乏认知。当然,这都是后话。

2013年,融创依然身处“地王”之争,销售额却已突破500亿。当年年会上,孙宏斌被喜乐沸腾的团队包围、敬酒,又唱了首《朋友》,以慰他波澜起伏的人生。不过,他和“朋友”宋卫平,能否像歌词里写的那样“一生一起走”?

 

 

融绿恩怨

 

 

融绿合作之年也开过场年会,大家合唱的是《真心英雄》。此后,融绿双剑合璧,战无不胜,孙宋二人英雄相惜,更胜以往。

患难见真情。于是在2014年5月宋卫平宣布由孙宏斌接手绿城时,人们毫不意外。虽然这是次作价50亿、转让绿城24.3%股权的巨额交易,但人们感受更多的是投桃报李之情:当年你孙宏斌白衣骑士解困厄,如今我宋卫平解甲归田托绿城。发布会上,宋卫平更深情表示:“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

 

 

  

+

 

新闻发布会上,宋卫平(左)宣布将绿城托付给孙宏斌(右)

孙宏斌自然满心欢喜。他付了50亿,把融创队伍开进了绿城,还立竿见影把销售额提升了三成。但宋卫平收了钱,却迟迟未完成股权的交割。

无人多想,因为港交所最初从中作梗,质疑孙宋为一致行动人,随时准备触发全面收购要约;之后,“房痴”宋卫平却因收到业主、供货商的投诉,担心绿城品牌受损最后,他反悔了。

一宗巨额企业并购,钱都付了几个月,说不卖就不卖,实在匪夷所思。意外的是,并购合同中没有违约条款,让这更像江湖约定,而非法律契约。最终,中交集团接手了这笔股权,融创只拿回了本息。

孙宏斌的遭遇比最离奇的小说还要荒诞,吃进肚的鸭子也能飞走,而造就这一切的,竟是他曾施手救过的“老大哥”。有人曾猜测这个好斗的男人将会怎样复仇,但他却不曾抱怨。事后,孙宏斌总结说:年轻时我争强好胜,年纪大了,不会再去做双输的事。与绿城合作,融创始终是受益者。

有人提过一个细节,即便在宋卫平悔约当晚,孙宏斌给宋回短信依然坚称:你是永远的大哥。

 

 

并购之王

 

 

忘却旧爱的良方,便是另觅新欢。绿城眼见着没戏,孙宏斌又嗅到了新猎物——佳兆业。这个深圳“旧城改造之王”原本卷入桩腐败大案,引发债务危机,又握有大量土地。孙宏斌迅速拿下49.25%的股权。但有了绿城的前车之鉴,他没付全款,只给了24亿预付款。

事实证明,孙宏斌学乖了,但还是运气差。

人算不如天算。转过年来,佳兆业老总郭英成竟从腐败案中脱了身,转而抱怨融创收购价太低,决意反悔,要拼个鱼死网破,孙宏斌只好放弃。20多亿的“救命钱”拿给佳兆业用了大半年,就收回了点利息。即便如此,他还是决定忍了。

孙宏斌从来只相信自我奋斗,不相信命运。他继续不死心地看上了卖火腿肠的“大地主”雨润,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好在失败并非一无所得面对绿城和佳兆业的“反悔”,孙宏斌的隐忍务实赢得了“厚道”的口碑,一些项目竟然主动上门“求包养”,让他有了意外之喜。

 

 

 

+

 


吃亏多了,孙宏斌渐渐摸清了并购的套路。一要互相信任,二要能看透公司,三要有整合能力。靠着“三板斧”,融创完成一连串“求包养”式并购:它们大都像危难中的顺驰,土地不少,经营不善,急需现金。融创用很少的投入就能撬动成倍的收益,如今已获得价值2800多亿的土地,占融创土地货值的64%。保守估计,融创在2017年将突破千亿。

自从当上了“并购王”,孙宏斌开始“幡然悔悟”。2016年,他开启吐槽“地王”模式,宣扬起“地价有泡沫、房价无泡沫”的奇葩观点,表示融创不再抢地。有人当了真连不怕死的“孙疯子”都不买地了,房地产调整的概率得多大啊!

认真就输了。最近两个月,孙宏斌一边吵吵着风险大,一边在武汉、南宁、宁波拿“地王”。他把同行吓够呛,自己则继续准备大赚一笔。

如今,他大概只有吐槽王石的话还算真心“我其实挺心疼王石的。”孙宏斌觉得,宝万之争说穿了,就是个生意,别较真!没有什么是谈不成的,没有必要打架。作为一个“死”过好几回的人,他不管干什么,都已经不再走极端。

实际上,孙宏斌这样才算是真正活过:“我经常坐飞机,就算飞机掉下来,我的人生也已经没有遗憾。”或许,已经知天命的孙宏斌,早已看透了这个世界。

 

版权所有:聊城商会  地址:山东省聊城市  邮编:252000;鲁ICP备17056006号-1
电子邮箱:lcshlycjh@163.com  联系电话:0635-8377577   8377818   13869558388 
技术支持:红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