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原汁酱油
  •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
  • 东阿阿胶
  • 茌平黑陶
  • 东昌葫芦
  • 紫薯
  •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聊城人文 > 马可・波罗到过聊城吗

聊城人文

马可・波罗到过聊城吗

马可·波罗作为天主教徒,留下了引起西方人对神秘东方产生浓厚兴趣的口述旅行历史名著《马可·波罗行纪》,讲述了他游历中国的见闻,尤其是第二卷中记载他由元大都(今北京)南下至扬州,后又至福州、泉州,这段文字的历史价值不言而喻。马可·波罗出生于意大利威尼斯的一个商人家庭,他的家乡被誉为“水城”。聊城现在亦以“江北水城”名重海内外,有“中国北方的威尼斯”之称,因此探究马可·波罗是否到过聊城这个问题又有不少趣味和文化内涵充盈其中。

    《马可·波罗行纪》有多种中文译本,其中民国时期的史学家、中外交通史专家冯承钧的译本(冯译本书名为《马可波罗行记》)一直受到学者推崇。冯承钧在翻译书中第二卷第一三二章《强格里城》中考证:“原考以强格里为沧州,其误不待辨而自明,盖前章既以强格路为顺德,何致又东北行远至于津南之沧州耶?窃以为此处之强格里似指临清,大河似指运河。”冯承钧为了学术研究表达准确,用了“窃”、“似”等词语。

    不妨看看原文:
    “强格里是契丹向南之一城,隶属大汗,居民是偶像教徒,使用纸币。此城附近有一宽大之河,其运赴上下流之商货,有丝及香料不少,并有其他物产及贵重货品甚多。”
    需要解释的是,这里提到的“偶像教”是指佛教,如刺木学本《马可波罗行记》第七九重章《大汗对于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回教徒佛教徒节庆付与之荣誉及其不为基督教徒之理由》中明确记载:“偶像教徒谓其第一神是释迦牟尼”。
    冯承钧又引述刺木学本第二卷第五十一章之异文云:
    “强格里距强格路五日程,沿途见有环墙之城村甚众,皆隶属大汗。其中商业茂盛,为大汗征收赋税,其额甚巨。此强格里城中央有一宽而深之河流经过,河上运输有丝、香料及其他巨价货物不少。”
     先来看看马可·波罗和中国的渊源,马可·波罗的伯父亦名马可·波罗,在黑海北岸克里米亚经商,后带着马可·波罗的父亲尼古拉·波罗到了克里米亚,三年后,又东进至布哈拉。兄弟两人遇元朝派来的使臣,使臣即邀请兄弟两人同往大都。元世祖详细询问了基督教教宗、教会及罗马情形并拉丁人一切风俗。两人熟知蒙古语言,即据实以对。忽必烈即派二人携带玺书,出使教廷,要求教宗派遣一百位通晓文法、伦理学、修辞学、算学、几何学、音乐、天文学的学者东来。两人抵达欧洲后,因教宗格勒门四世于上年逝世,新教宗尚未选定,两人即回故里,马可·波罗已15岁,母亲早已去世。兄弟两人带着小马可·波罗来到中国,至元十二年(1275年),一家三人抵达上都,觐见忽必烈,后马可·波罗研读汉文,学习蒙古、畏兀儿、西夏、西藏等语言文字,极受忽必烈喜爱,在中国仕宦十七年。
    由于经济中心的南移,元朝定都大都后,为了建立南北通畅可靠的给养运输线,避免海路遥远危险,开通了会通河,较之隋唐时期的京杭大运河航程缩短上千里,并使得临清成为连接大都、洛阳和南方的交通枢纽。从《马可波罗行记》记载来看,马可·波罗先辈两人来中国主要交通路线是丝绸之路,而马可·波罗的游历记载涉及到了京杭大运河甚至海上丝绸之路。元代京杭大运河就成为南北交通的主要交通路线,地方史志记载:“境内之水,在昔汶卫交流、漕运通利,而南北行旅亦多取道于此”,如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钜苑蛉斯艿郎?偶哺捶⑶氪悄瞎椋?肟?蠖迹?局亮偾澹?芊蛉俗溆谠撕哟?小</div>
    因为临清在运河运输方面具有特殊的地位,所以在行政管理中脱颖而出,1290年,罢海道运粮万户府,改利津海道运粮万户府为临清御河运粮上万户府,为枢密院直属机构。临清万户府的设立,成为元代罢海运、兴漕运的历史标志。临清也因运河繁盛,一跃成为当时全国重要的商业大都会,盛况延续到明清时期,“千樯云集,关察五方之客,闸通七省之漕,固南北之咽喉,近畿之锁钥也”。《马可波罗行记》文中有“运赴上下流之商货,有丝及香料不少,并有其他物产及贵重货品甚多”,而临清“帆樯如林,百货山积”。元末起义军、明朝大将徐达也是在临清会诸师,水陆并进直捣大都,元顺帝北逃,元朝灭亡。由此可见若依事实而论,《马可波罗行记》中关于“强格里”记载与临清相符,故冯承钧进行了考据,推翻了前人说法。
    将“强格里”认定为临清,还可以参照上章“强格路城”记载“(强格路)前行又五日,抵一州,名强格里。”《马可波罗行记》记载强格路曰:“强格路亦是向南之一大城,隶属大汗,而在契丹地域之中……应知此城制盐甚多。”冯承钧考证“强格路似为景州”,古景州在今衡水附近,与元河间府辖区多有交集,古代“宋之盐以河北称,河北盐以河间著”。《马可波罗行记》将地方制盐特色和技术着重涉及,确实有所根据。从景州往南五日,达临清,从日程上计算也比较符合。
    综上所述,冯承钧所谓“强格里似为临清”一家之言还是有充足的事实依据的。通过这个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一个意大利人,穿着元代官服,穿行在京杭大运河聊城境内临清段的河面上,水面的繁华令他回想起美丽故乡美好的童年时光。他用外国人的视角仔细观察中国这个新兴大都会,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以至于他归国口述历史的时候依然记忆清晰,念念不忘。而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地方在几百年后迅速发展,媲美于他的故乡威尼斯。


版权所有:聊城商会  地址:山东省聊城市  邮编:252000;鲁ICP备17056006号-1
电子邮箱:lcshlycjh@163.com  联系电话:0635-8377577   8377818   13869558388 
技术支持:红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