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原汁酱油
  •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
  • 东阿阿胶
  • 茌平黑陶
  • 东昌葫芦
  • 紫薯
  •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聊城人文 > 满皇城都是咱临清贡砖

聊城人文

满皇城都是咱临清贡砖

“你看,这就是明清时代的临清贡砖官窑遗址。”临清市河隈张庄村的一位老者伸手指向运河岸边的一片旷野说,“当年,北京皇宫就是用这些官窑烧出的砖建起来的。”
  旷野中,一堆堆散落、残破的大青砖,似乎在向人们诉说这里曾经的辉煌。
    

    “临清的砖,北京的城”
    “从明初到清末,临清贡砖前后一共烧了500多年。”临清市文化馆的刘晓光说。
    明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为了迁都(由今南京迁往今北京),用了十多年时间在北京大兴土木,营建皇家宫殿。当时,朝廷派官员和土木专家到全国各地考察建筑用材。朱棣最后钦定在临清建贡砖烧造基地。
    有一种说法称,“临清的砖,北京的城”。500多年间,由临清运至北京皇城的贡砖已不计其数。“明清两代修建的北京各宫殿、城墙、明十三陵、清东陵、清西陵等所用的贡砖,绝大多数是临清烧造。”原临清市博物馆馆长马鲁奎说。
    要烧制如此多的贡砖,自然需要很多的砖窑和工人。据刘晓光提供的资料,明清两代,临清境内的砖窑多达数百座,都分布在运河沿岸,而窑工更达数万之多。可以想见,当时的烧砖场面是何等的热烈、壮观!
    据记载,因为京城用砖量很大,朝廷发动全国各地的工人到临清开窑烧砖。当时,官府给每座砖窑划地40亩,专供建窑取土、堆柴存坯。砖款由朝廷从国库中拨付银两给窑户(即官窑的负责人)。
    临清贡砖当时由掌管全国工程、制作、水利和交通的工部派出专门机构———营缮分司督造,到了清代,营缮分司被裁改,临清官窑改由地方官府监办。贡砖烧好以后,在临清经检验合格,用黄裱纸封裹,搭船运至天津张家湾码头,再经检验,然后经陆路转运京师。
    而当时兴盛的贡砖制造业,也给临清带来了数百年的繁荣。但到了清末,伴随着朝廷的腐败和衰落,临清贡砖渐渐“失宠”,贡砖制造业也逐步走向衰败
    
   贡砖经历“断层”之痛
    皇家营建所需贡砖为何要在迢迢几百里之外的临清烧造呢?
 刘晓光解释说,其中原因有三:一是临清的土质好,当地称“莲花土”。由于黄河的多次冲击,临清很多地方的土往下挖1米多深后,就会发现这种一层红、一层白、一层黄的“莲花土”。这种土细腻无杂质,沙黏适宜,烧成砖后,“击之有声、断之无孔,坚硬茁实、不碱不蚀”,尤其是砖的硬度无可替代。现在一般砖的硬度是70号,国家文物所曾经用回弹仪对临清舍利宝塔上的临清古砖进行测试,硬度最高达到270号,比许多石头的硬度都高;二是临清的水质好,当时的漳卫河水质清澈,碱性很小,适宜制砖;三是临清傍临运河,运输方便。
    此后,临清贡砖生产曾经历了一个令人心痛的“断层”阶段。
    清末以后,临清仍有一些砖窑烧制小青砖,主要是民用。但是到了上世纪60年代,贡砖的传统地位受到严重威胁,很快被一种新的建筑材料———小红砖所取代。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相比青砖,小红砖制作成本低、工序简单、周期短,因而更受到生产者青睐。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期间,故宫、天坛、光岳楼等古建筑先后展开维修,人家纷纷来到临清买贡砖,结果非常失望———历史上名震全国的临清贡砖,那时竟没人烧了!”马鲁奎回忆说,最后,维修方只能到外地买青砖。
    马鲁奎曾考察过河北省南宫市一家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砖厂。其所在的地方政府非常重视青砖生产,并给予积极的扶持和引导,长期为故宫烧砖。此外,这家厂子还将青砖出口到了日本、韩国等国家。

 



版权所有:聊城商会  地址:山东省聊城市  邮编:252000;鲁ICP备17056006号-1
电子邮箱:lcshlycjh@163.com  联系电话:0635-8377577   8377818   13869558388 
技术支持:红鹰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