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商会联谊促进会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原汁酱油
  • 莘县绿原特养野味品有限公司
  • 东阿阿胶
  • 茌平黑陶
  • 东昌葫芦
  • 紫薯
  • 莘县燕塔商贸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聊城人文 > 山东阳谷古法造纸

聊城人文

山东阳谷古法造纸

  在阳谷县石佛镇鲁庄村鲁清田的作坊里,两个方形的水池里面是泛着灰色的水浆,师傅们正在用特制的竹帘子,从里面抄纸。“抄纸”,是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以来,流传了两千年的手法,如今在聊城,依旧由淳朴的村民们使用着。从竹帘子上抄起的毛头纸,细看上去,写满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脉络。

  蔡侯留下造纸术

  农历三月十七,是传说中蔡伦的诞辰,鲁庄村在每年的这一天都要举办隆重的纪念大会。今年的4月26日,鲁庄村的老人们又一次将蔡伦的神像“请”了出来,纪念造纸业祖师爷的大会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又一次拉开了序幕。所有负责肩抬祖师爷神像的老人,全都是凛然的神色,仿佛他们的肩头就是两千年的历史。

  公元92年,东汉永元四年,蔡伦从蚕妇缫丝的过程中得到了灵感,开始用树皮、废麻、破布、旧鱼网等原料,试着造纸,并获得成功。在公元105年,也就是东汉元兴元年,蔡伦将造纸过程、方法写成奏章,连同造出来的纸上呈给汉和帝,这一种简单、廉价的造纸术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当然,这是比较官方的历史记载。在鲁庄村,还留有不一样的历史传说。

  鲁清田从小开始跟着家人学造纸,年近60岁的他,如今是鲁庄村唯一一位坚持造纸的村民。“在我们这里,蔡侯造纸是因为他的马。”鲁清田说,他记得小时候听老人们讲故事,说蔡伦骑着高头大马去上朝,在路上,他的马吃了一块桑树树皮,在嘴里一直嚼。蔡伦发现后,为了赶路,就把马嘴里面咀嚼的东西取出来,顺手抹在了墙上。等到蔡伦下朝回来,路过原地,发现墙上的那块东西居然成了一片光滑的物体,他取下来,试着用毛笔写字,发现比竹简、木牍要方便得多。随后,蔡伦逐渐琢磨出了如今我们看到的造纸术。至于蔡伦为什么会将造纸术留在阳谷,则没有任何历史传说可以参考。相反,在《汉书》中,则提到了蔡伦曾在谷城,也就是今天的阳谷县,传授经他改良的造纸术。

  尽管蔡伦和鲁庄的关系并没有特别清晰的历史文献记载,但村民们坚信,蔡伦一定在鲁庄村这里传授过造纸术,因此,他们也用最隆重的仪式,来纪念这位造纸业的祖师爷。“至今在鲁庄村,我们要比别的地方多过两个节日,一个是农历三月十七,蔡伦的诞辰,一个是四月初十,蔡伦去世的日子。”

  古法造纸技艺精

  蔡伦的神像从村东头“请”到了村北的一处宽敞平地,从县里请来的舞狮人员作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广场上早就在此等候的村民纷纷站起身来,遥看着神像被安置在蓝色的帐篷里。“行叩首礼!”为首的老人高喊一声,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村中的老人们站在神像前,理一理衣服,恭恭敬敬地行礼。

  行礼之后,鲁清田赶回到自己的作坊里,师傅们还在忙着抄纸。“造纸的工艺说繁也繁,说简也简。”鲁清田说,造纸的流程大致分为备料、碎料、漂白、粉浆、下池、打浆、抄纸、压干、晾晒这几个步骤,在他了解的范围,每一道工序都是从蔡伦那里直接流传下来的。“虽说有一点区别,但并不是很大。”鲁清田说在村子里有一座鲁氏的祖坟,有一座大明万历四十七年修的墓碑,“在那之前,鲁氏的祖先就已经开始这鲁庄造纸了。”在鲁庄村村民的记忆里,他们都是跟随着长辈学习造纸,长辈也是跟着长辈的长辈学习造纸;就像他们是跟随着长辈参加纪念蔡伦的大会,长辈又是跟随着长辈的长辈参加大会。“没有断过,一直就是这么流传着。就是在大跃进时期,家家户户还是会在夜里偷偷地造纸。”

  当然,现在的造纸流程和过去一定存在着区别。“备料就有了变化,过去大多数用的是桑树皮,造出来的是桑皮纸;现在大多是亚麻、白纸边,以及少数的木浆,造出来的是毛头纸,也叫麻纸。”鲁清田感叹,最大的变化就是机械化参与到造纸的过程中,“碎料都用了机器,不像过去那样人们用铡刀将麻绳铡碎,再用牲畜拉着大石磨将碎麻绳碾碎。”但村中还保留着过去造纸用过的工具,尤其是两盘巨大的石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我们这里拍摄过电视剧《蔡伦》,这些道具都出现过。”

  “过去备好料,还要用蒸锅来蒸,再用生石灰加水把材料漂白,在村口的大水塘里把石灰再淘出去。步骤很多。现在几乎都用不到了。唯一没有怎么变化的,就是材料的入池和打浆。”鲁清田说,尽管村中上了些岁数的村民都造过纸,但唱打浆时的歌谣的人,却并不多。打浆,也就是准备好的原材料全部放进作坊内的水池里,一人站在水池边上的另一个小坑中,一人站在对面的平地上,用木棍在水池里面搅动,将纸浆打散、打均匀,“像划桨一样。过去,打浆的时候,是要唱的。”鲁清田保留着从父亲那里流传下来的歌谣《转逐程》,三页纸的歌谣是鲁清田的“宝贝”,从来不肯轻易示人。“大清一统振江山……”鲁清田念着歌谣,他说村里人早已忘了这是什么曲调,能记住歌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其实唱的是山东九州十府一百单八县,都是老县名,现在已经不用了。”

  正说话时,鲁清田的大哥从屋外走了进来,鲁清田站起身,等大哥坐好之后,才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或许是这种良好的家风,才能帮助他将古法造纸的精髓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麻纸如今销给谁

  村里请来的豫剧团已经开锣唱戏,热衷于此的村民听得如痴如醉。村里各条道路上,都挤满了商贩和来自周围各个村庄的村民。纪念蔡伦的大会,依然是附近最大的盛会。但蔡伦留下来的古法造纸术,却似乎并没有了太大的市场。

  鲁清田的作坊里一共有两个水池,两名抄纸师傅每天能抄两千多张麻纸,“这些都是订单生产,生产多了,销路就犯愁。”鲁清田说,就在1990年以前,村里还有八十多户人家在造纸,凭借着并不十分光滑洁白的麻纸,村民的收入要比种地高出很多,“过去村子里有很多银元,都是卖纸赚来的。最远销往东北,过去东北那里做厚棉衣,都要用到我们这里的纸。”鲁清田说的纸是桑皮纸,和麻纸不同,能够防风,是过去垫油篓、糊窗户的首选。后来,随着现在白纸的普及,麻纸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市场,村里造纸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尽管麻纸的市场逐渐萎靡,但村民对于麻纸的辉煌历史却念念不忘。“清朝末年的时候,天津都有我们鲁庄纸的店铺,专门销售我们这里的麻纸。”至于麻纸最辉煌的一段经历,莫过于用作晋冀鲁豫解放区印“票子”。“那时候用我们这里造出来的麻纸做纸钞,在解放区内同行。还有解放区的报纸,也是用我们的纸印刷。”鲁清田笑着说,家里的老人们没有发财的意识,如果当时能将解放区的“票子”和报纸留下几张,“现在绝对能值钱。可惜我们这里真的是一张也没找到。”

  师傅们抄好的麻纸,经过压干、沥清水分之后,就要贴在墙上晾晒,这一道工序基本有鲁清田的妻子来做。晾干的麻纸从墙上揭下来,打成捆,摆满了鲁清田家的一间大屋子。

  水池里的纸浆抄完之后,就要清理池子。不知经过多少代人的水池,积淀了厚重的历史,沿着池底看去,两千年的历史脉络清晰的铺在那里。仿佛从池底掬一捧淤泥,就能握住中华民族流传不息的文明。

  现在,鲁清田还在坚持古法造纸,将这些麻纸销给写书法、画国画的人,据他们说,用麻纸写字、作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鲁清田说,这可能与麻纸里面比较粗的纤维有关,但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这种韵味和历史的积淀有着说不清的联系。

  村子里会造纸的人还不少,但喜欢造纸的人却不多了。年轻人大多数出去打工,造纸已经远不能满足他们的生活。但古法造纸,从蔡伦直接传承下来的中国最古老的伟大发明之一,却急切地希望能够很好地传承下去,让这种古老的文明世代延续下去。



         


版权所有:聊城商会  地址:山东省聊城市  邮编:252000;鲁ICP备17056006号-1
电子邮箱:lcshlycjh@163.com  联系电话:0635-8377577   8377818   13869558388 
技术支持:红鹰网络